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侠女虐姦~刘婉陵郡主及朱若兰公主~ [1/2]


由三峡入蜀狭窄的山路上, 出现两位娇美高挑的身影,她们是刘婉陵郡主及朱若兰公主, 一晃就是十年.

我们刘婉陵侠女毫无改变, 依旧美豔绝伦年轻如昔, 身穿合身黑丝劲装, 背插宝剑的婉陵郡主, 依旧巨奶肥臀, 蛮腰盈握, 全身散发一股成熟抚媚, 又娇贵冷豔的气质, 尤其是她那双紧绷在软丝劲装下圆饱怒挺的巨奶, 随着她的每一步不断地微颤, 她如天仙班的粉脸, 一股坚毅又不可侵犯的神韵, 比十年更加明显, 她身旁的朱若兰公主, 身穿雪白丝质劲装披风, 虽然没有她那份成熟, 但却有一股青春少女特有的美豔气息, 一双四十吋的闺女羞奶, 虽没有婉陵郡主如此淫挺怒饱, 却也圆饱坚挺, 三十八吋的圆翘美臀, 加上蛮腰圆细, 更称托出她那娇豔欲滴, 令人垂涎的丰满玉体, 两位绝色尤物并肩而行, 如同姐妹花般, 虽然二位冷豔尤物面色凝重, 却掩不住她们的国色天香……

婉陵郡主一声轻叹道:
[若兰, 如今江山易人, 妳千万不可轻易告诉别人妳的身份,虽然妳练成金刚不坏的绝世玄功, 但人心险恶, 尤其是清廷的鹰犬还四处搜捕明朝遗孤之时, 切不可大意.]
[师父放心, 若兰知道]

[再有两天行程, 即可抵达宜昌, 这一趟主要是寻找为师的旧部属, 集合起来培养一股武力, 反清复明才有希望……]
[徒儿知道, 但如何寻找呢?]

[为师的旧部属在宜昌城中, 有一个小分舵, 希望还为鹰犬发现, 尚有姐妹留下.]
朱若兰公主心里燃起希望之火, 想起父皇母后凄惨的下场,心里那股复仇的怒火, 令她激动不止…
看在刘婉陵侠女眼里, 她一声轻叹柔声道:
[兰儿万事忍耐不可冲动, 知道吗?]
[嗯.]

[好啦, 天色已晚, 还得找个栖身之地, 否则就得夜宿荒野.]
[好, 徒儿先往前面看看.]
[兰儿小心点, 这儿已接近县城, 尽量避开人烟, 找个山洞也就可以了.]
[兰儿会小心.]

说完, 若兰公主一个纵身消失在前面山路, 不过顿饭功夫
若兰公主娇美身影如流星般飞到婉陵侠女身前, 她兴奋的娇喊:
[师父, 今晚我们不用睡山洞了, 再翻过两个山头, 有一个荒庙, 内部还算乾净…]

[瞧妳, 高兴成什么样, 为师的调息时间也快到了, 走吧!]
[师父, 为什么每隔三天就得打坐两个时辰呢?]
只见刘婉陵侠女粉面一阵羞赧, 她沉默一会儿, 娇叹道:
[这是为师多年来, 一个无法根治的隐疾~~!]

[师父功力已是天下无敌, 为何有医不好的病呢?]
[唉~~! 妳还小, 有许多事还不懂, 以后再告诉妳.]

说着说着已翻越两个山头, 来到这个背山面谷的荒庙, 进入庙中, 虽然布满蛛网, 正殿上有些零乱, 但石地还算乾净, 庙旁还有一条小溪.
[师父~~! 今晚可以舒服的洗个澡了~!]
刘婉陵侠女微微一笑, 取下包袱动手清理出一丈方圆的乾净石, 地找些枯木, 若兰公主立刻道:
[师父您先洗个澡, 我去打些野食, 一个时辰就回来~~!]
[好, 妳快去快回, 小心一点~~!]
[嗯~~!]

朱若兰公主一扭娇躯, 奔出门外. 她没有注意到, 我们的娇美师父刘婉陵侠女, 呼吸已转为急促, 一张娇豔的粉脸, 一片淫红, 刘婉陵再不运功调息, 下体那股淫痒会令她陷于疯狂.
原来这十年来, 她体内那股强烈的淫毒并未消除, 每隔三日就得用绝世玄功压抑于丹田内, 刘婉陵原本想等到若兰公主回来后较为安全, 但时间紧迫, 刘婉陵立即盘膝坐下, 运功调息起来, 不一会儿就已进入忘我境界, 就在她将扩散的淫欲, 逐渐压抑回丹田之际, 庙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只见十几个大汉, 背上扛着两个昏迷的女人涌进庙中, 其中有人开口:
[今天运气真背, 只弄到两个其貌不扬, 身材平平的村姑~!]

[嘿~~! 这两个小妞长得丑了, 些好歹也是含苞待放的处女,这年头, 哪来娇滴滴的美人, 都被清廷虏去劳军了, 咦~~!你们看~! 看……]
正当紧要关头的时刻, 我们娇豔欲滴的刘婉陵侠女, 心里急得香额直冒汗, 这要命时刻她全身功力集中于抵抗淫毒, 只要再过盏茶功夫, 即可挪出部份功力解决这些淫棍……
[老大你看墙角~~~! 好…好…个绝色尤物, 好像在运功疗伤……]
[好巨~~! 好挺的一对大肉球, 好个美人胚~~!]

十几个淫贼看到婉陵尤物,各各目瞪口呆, 好一会儿满脸横肉的头目才开口:
[姑娘您好, 抱歉打搅您的清静……]

只见满脸横肉的头目一面开口, 一面缓步接近盘膝运功的婉陵, 婉陵尤物心中焦急万分, 她唯一之计只有静坐不动, 让他们莫测高深, 不敢轻举妄动, 加紧运功压抑淫毒, 再对付这些淫棍, 但她没想到这些淫棍是色急饿鬼, 他们哪里见过如此美豔绝, 伦国色天香的尤物, 早已色慾薰心地围上前来.

只见满脸横肉的头目站在婉陵尤物的身后, 一双淫掌伸到婉陵胸前, 猛然抱住她那双怒挺香软的绝世大肉球, 一阵抓揉,这时, 我们羞得死去活来的娇贵郡主, 全身为之一震, 差一点就走火入魔, 婉陵尤物立即将全部真气为之散尽, 虽然未走火入魔, 但想要在次凝聚玄功非得三五日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我们刘婉陵郡主再也沉不住气, 她美目圆睁, 极力扭转娇躯, 但她如今比常人好不到哪里, 完全使不上一点力, 那双紧抱住自己羞饱大肉球的髒手, 又捏又揉的, 将她丰满香软玉体完全托起, 羞愤欲绝的婉陵郡主不断扭腰蹬脚, 怒喊着:
[你这无耻淫狗, 放开你的髒手, 否则…呀~~! 你放手~~!]

[哟~~! 好巨~~! 好挺的肉奶, 我的小美人, 老子哪里捨得放手, 噢~~! 好淫美的一双大肉球, 来大伙一起玩~~!]
[好哇~~~!]

只见头目将她丰满香软玉体, 猛然的往贼群推去, 只见婉陵郡主丰满玉体, 狼跄地撞入另一淫贼的怀里, 淫贼不顾婉陵羞愤娇喊, 死命的紧抱着她的香饱大肉奶, 隔着薄丝劲装猛揉虐抓起来, 就这样我们高贵冷豔的绝色尤物, 不断来回跌撞于十五双魔掌之间, 她由原先的极力挣扎, 娇喊, 转为香喘乏力, 最后变得粉面淫红, 娇吟不止的任淫贼人抱着, 玩弄凌虐……

[哈~哈~~! 好一个高傲贞烈的贵夫人, 没几下, 就弄得妳一裤子淫湿, 今天真是天上掉下来一个美肉尤物, 来~~老子好好的肏翻妳那淫蕩美屄…]
[老大~~! 这里有两个背包, 都是女人的劲装~~!]
[咦~~~! 这么说还有另一个女人, 到哪里去?]
[大概去打些也味了吧?]

[老九, 你快带两人埋伏在庙两旁百丈外山路上, 一有动静立即发出警讯, 是母的就叫一长声, 千万不可与来人动手, 老子有办法生擒活的, 老子们先行準备, 老四拿出绳索来, 先将我们的美屄尤物盘膝紧绑起来~~! ]
只见老大伸手入怀, 取出一根呈螺旋状插满短毛刺的软棒:
[嘿~~嘿~~! 就算妳有翻天本领, 只要老子将这根涂满烈女千日淫的带刺软棒, 插入妳那淫湿粉屄内, 包妳痒得淫全身酥软, 兄弟们将她双手来个砲统式反绑起来~~~!]
听得我们的绝色尤物芳心一阵惊骇, 美目圆睁心想:
[这一来完了~~! 遇上了一群摧花老手, 自己已是残花败,
他们想要用自己来要挟兰儿, 千万不能让这些淫棍碰兰儿一根寒毛, 千万不能让兰儿遇到同样遭遇, 如今只有一死~~~!]
想到这儿, 我们的绝色尤物芳心一横, 张口就要咬舌自尽…没想到, 头目早已料到这一招, 立即掐住刘婉陵的下颚关节处, 将一颗半个拳头大的软球塞入她丰满的嘴中…
[哦…唔…呜…]

只听得婉陵几声凄美的闷吟, 就在淫贼将两端皮带在她脑勺绑紧的同时, 另两则将婉陵丰盈的双臂上下反柪, 在她的香背拉近, 紧绑起来, 另一名淫贼则将她的双脚盘起, 在双脚裸处, 用麻绳缠绑好后, 再将麻绳拉至她的蛮腰处, 紧绕虐绑好, 同时另一名淫贼将供桌抬到堂前, 只见我们的绝色贵妇人婉陵侠女, 被抬上供桌, 粉脸贴在桌面, 圆肥美臀高抬的趴绑在群贼眼前, 头目早已手举软棒, 等到另一名淫贼撕开她双股间的丝裤时, 只听群贼一阵惊叹:
[好嫩的粉屄~~! ]

[好~~好淫湿的屄~~~!]
[噢~~~! 一根毛也没有, 真是绝世美屄~~!]
羞得我们的绝色贵妇人, 绝望的闭上双眼, 两道热泪夺眶而出~~!

婉陵侠女积压了十年的淫慾, 早已完全爆发, 她下体那股强烈淫痒, 早已让她完全崩溃, 她极力的忍受那如万蚁钻屄的奇痒, 心想绝不能哼出一声, 她必须保守最后一点尊贵节操, 她哪知道, 就在这时, 一根插满短毛刺的螺旋软棒, 缓缓挤入她那淫窄嫩屄, 我们的绝色郡主只觉一股令人疯狂的酥麻虐痒直冲脑门, 插得婉陵郡主完全崩溃的娇躯一阵狂颤, 不由得猛抬玉首, 发出一声淫媚已极的闷淫:
[唔~~~~呀~~~~~!]

[老子还以为妳是个贞烈贵夫人, 嘿~~~! 竟然叫得如此淫蕩,先让妳痒上一会儿, 待活捉你的同伴后, 再肏翻你这大肉球尤物, 将她扶正坐好~~!]
就在这时, 一长声狼号传来~~!

[来了~~! 母的~~! 快整理她的衣装头髮, 你们五人用刀架住她全身要害, 你们五人藏身墙边, 你们两人将这两个母的藏起来~~!]
话才说完, 大伙刚就定位, 只见我们美豔绝伦的朱若兰公主,手提两只山鸡走入庙中, 当她看到庙中景象时, 立即呆住.两只山鸡噗的掉到地上,…
[你们~~~~~ 师父~~~!]

只见头目一阵狂笑, 他没想到事情如此令人出乎意料, 原本担心这个女同伴不受威胁, 动手救人, 事情就很棘手, 原来是师徒, 更没想到是一位冷豔绝伦美如天仙的闺女徒弟, 这样一来, 如到口肥羊自己送入虎口~~~
朱若兰公主眼见她敬爱如自己亲娘的师父, 泪流满面, 粉脸羞红, 口含着红色球状物, 被人以如此奇异的盘腿坐绑在供桌上, 她只觉一阵惊怒, 猛然抽出背上宝剑怒骂道:
[你们竟敢如此对待我师父, 本宫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位姑娘嘿~~嘿~~! 妳只要一动, 妳师父将被乱刀分尸~~!]
[你敢~~! 你~~你们这群狗腿子~~! 师父妳还好吗? 都是徒儿太粗心~~]
确实, 师父在调息中毫无反抗之力, 才会被俘, 她应该在旁护法才对~~!
[唔~~唔~~哦~~! 呜~~呜~~]

只见我们的绝色贵妇人刘婉陵侠女粉面惊惶, 不断发出令人喷精的闷喊, 想极力表达些什么?
[嘿~~嘿~~! 美~~美姑娘~~!]

满脸横肉的头目, 一双贼眼死盯住朱若兰公主起伏不定的怒挺胸部, 嚥下口水淫笑道:
[如想救你师父不难, 只要妳将宝剑放下, 委屈片刻待, 老子与令师解决一件多年前的公案后, 立即放人, 决不刁难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