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淩辱女友!(廿一)女友动情期

谢谢各位还记得我(不过最好不要用一些政治人物事物来开玩笑),我终于又来了。我这么久才上来是有原因的,不说大家也知道嘛,就是要看世界杯足球赛。大家也别这么狠心,我写一篇要写三数天才完成,没等完决赛看完,我才不会来这里。干,那些赛果都是出乎意料之外,可能是我的眼光太差了吧?好吧,不提那些伤心事,继续讲淩辱女友的经历。

嗯,说回我女友的事情吧!

在女友週期中,我有几个时段我很喜欢的。

第一个我就叫「乾柴烈火」期,是月经完后的三天,这是安全期,而且经过月经三、四天的「休战期」之后,真的是乾柴烈火,稍微点燃,就慾火焚身了。

第二个我就叫「巨乳诱惑」期,是月经前的三天,我女友的乳房会有点发胀(这是正常的),显得特别圆大,她有时甚至觉得乳罩会显得太小,缚得太紧,就会把扣子脱掉,或者乾脆不穿乳罩,加上这段时间也是安全期,女友心情也会放鬆,所以我们也容易热火朝天,大战数百回合,只是一点要注意的,不要太大力捏她的奶子,不然第二天她会很痛的。

第三个我就叫「排卵动情」期,是月经开始计算的第十四至十六天,这也是极度危险期,但可能是动物的本能吧,这段时间我女友会朝气勃勃、洋光焕发、脸色红嫩、唇红齿白,特别诱人。她在这时的主动性也比较强,只需稍作挑逗,她就会很温顺地任我摆布。当然这是危险期,平常一定要戴套套才能做爱。不过有时候,我们也会追求刺激,故意不戴保险套,这样事后就要吃吃曾医生给我们的特效药,大家如果还不想有孩子,就不要学这种「危险动作」了。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快要十一点,我和女友在房里,我在看日本漫画,女友在温习功课。突然,女友走到我背后,纤细娇嫩的双手在我肩上替我捏了几下,她的按摩技巧不错,使我很舒服,然后她在我耳边轻声说:「非,已经十一点了,我们睡吧?」我那本漫画已经看了四分之三,就说:「嗯,妳先去睡吧,我把这本看完才睡。」女友红着脸,有点撒娇地说:「你今晚不想『这个这个』吗?」我嘻笑说:「我当然喜欢『这个这个』,不过你的『那个那个』来了,怎么可以『这个这个』?」我想大家都会明白,我们说的「这个这个」是指做爱,「那个那个」是指月经。我和女友之间只要用「这个、那个」这种代名词,已经互相有默契,知道对方想说甚么。女友低下头,娇嗔地说:「人家的『那个那个』已经完了嘛。」哈哈,各位色友,原来我女友的月经已经刚刚完了,我算一下,我们已经有一星期没做过爱了(月经四天,加上前几天,我女友住在宿舍,没来找我),这时当然是乾柴烈火,我一听女友这样说,脑里还没转过神来,我的大老二就自然而然地高高耸起。

我看女友双颊绯红,穿着薄薄的睡衣裙,看来她已经动情了。我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从一个便利箱里面找出一套衣服,递给她说:「我们今晚换上这套衣服来玩,好吗?」这套衣服是街边买的五十块三套的那种背心连短裤,这么便宜,质料当然是又薄又差,短裤一般会有里外两层,但这种只有一层薄薄的。买这种衣服有甚么用呢?一来是夏天穿起来比较凉快,二来是我和女友喜欢在家里玩「强姦游戏」。当房东和他太太在过年过节回老乡,他就会把屋子交给我们,我们就会在屋里胡作非为。我女友会在屋里四处逃跑躲避,我就去抓她,然后把她身上的衣服撕下来,就骑着她大干起来,女友还会故意挣扎增加情趣。就是这种薄质衣服,又容易撕破,撕破之后就扔掉,又不会心疼,所以我们平时也会买一些这种衣服。女友把那套衣服拿起来说:「不行呀,春辉兄和他老婆都在屋里,我们不能玩这种游戏,等一下叫起来好羞人嘛!」我说:「那我们就出去玩!」我看她还在犹豫,于是把她的纤腰抱着,脸贴在她的胸脯上,把她酥软的乳房上挤了一下说:「来吧,我们很久没做过,给我乐一乐嘛!」女友果然不敌我的请求,加上这是「乾柴烈火」期,她很快就顺从地换上了这薄薄的背心和短裤。薄薄的背心轻轻地贴在她很有曲线的胴体上,里面没穿乳罩,乳头的凸点在背心上显露出来,那件薄薄的短裤好像也透了光,把里面的小内裤轮廓也显现出来,加上在背心短裤外的柔嫩玉臂和玉腿,哇塞,真想不到女友穿起这种廉价的衣服,竟然比起那些贵妇穿起那些低胸露腿的名牌衣服还要性感很多。

我们出去时,女友披上一件长衣外套,掩饰着里面那种薄薄的衣服。我拉着女友的纤纤玉手,在昏黄街灯照着的街上走着,已经十一点多,街上的人也很少了。女友见我只是拉着她绕着我们的寓所大厦走,就问我说:「非,你是不是要租情人酒店?」我见面前面一条小巷,里面街灯没有照进去,所以特别黑,我就把女友拉了过去,在她耳边说:「我们玩强姦游戏,怎么会另外租房子?当然就在这个小巷里把你解决掉!」女友立即想挣开我的手说:「不要,不要,非,你不要乱来嘛,这里小巷很暗,人家好害怕,而且这里有很多熟人,给人家看到不好嘛。」女友的挣扎反而使我那种淩辱她的念头更强烈。于是我把她纤腰搂着,硬把她推进那条小巷里。我女友在我怀里挣扎着,但不敢太大声说话:「坏色狼,你快放开我,不然我会大叫啰!」我那里会听她的话,一手继续搂着她的纤腰,另一手抱着她的头,就对着她的小嘴巴亲吻起来,她还是在挣扎,用手软软无力地捶着我的胸。我就一边亲吻着她,一边把她按在小巷的墙上,双手就在她胸脯上乱摸,不一会儿就把她弄得急急地喘息起来。我把她的外套长衣脱了下来,然后把她的小背心向上一翻,她那两个又圆又大的奶子就展现在我眼前,还会一晃一晃的,诱人极了。「不行不行,求求你不要在这里,会给人家看到的!」我女友还是挣扎着。确实街上还是有人在走,只是这个小巷里面没有光线,应该不会看见才对。但我们却可以看见路人走过街口,那种感觉却是令人喷鼻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