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意外

意外

第一章、意外

  晨露朝霞,初升的阳光洒在了大地之上,每家每户的窗子上都被窗帘所遮盖,

那阳光就像是起床号般欲穿透窗帘,提醒着熟睡的人们,新的一天开始了。洛家,

一个空间不是很大的複式商品房,坐北朝南,那阳光从东面渗透进来,具有欧洲

古典装修风格的住宅,此时却拥有了沧桑的感觉。

  在主卧室,欧式风格的大床上,躺着一绝美熟妇,只见她侧躺其上,一只柔

美的手臂向前直伸将她那拥有修长柔荑的绝美玉手轻鬆的耷拉在床边,另一只绝

美手臂弯曲九十度角放在自己面前的枕头上轻抓着枕头,那双绝美的双臂在这姿

势之下,将她那饱满的玉女双峰轻轻地挤出一条绝美的沟壑,那沟壑如同最美的

风景、最神秘的宝藏引领着人们去探寻。

  穿着吊带丝质睡裙的修长身材此起彼伏,那此起彼伏如同山峦般秀美多姿,

纤细的腰肢,浑圆饱满的肥翘美臀,黄金比例的修长玉腿,娇俏可爱的美豔玉足,

让人拥有着极具艺术的感官。

  此时,那腰肢微陷于床中,更凸显着美臀的绝美曲线,一条玉腿呈四十五度

角放在另一条伸直的玉腿之上。这时她紧闭着线条柔美的双眸,挺翘的琼鼻,粉

红的樱唇,娇豔的玉面洁白无瑕,飘逸的秀髮在头顶上扎了个髮髻,越加显得这

个绝美熟妇高贵典雅。

  「铃铃铃……」闹铃响了,绝美熟妇睁开了她绝美的双眸,在迷迷濛濛的状

态之下,美眸中透露出的神情,足以让全世界的男子吞嚥起来。只见她慵懒地拿

着闹钟,看了一眼之后,就按停了,闹钟显示在「6:15AM」。

  只见她起身坐起,做了几个瑜伽动作,伸了个懒腰,缓缓的脱下了她的睡裙,

只见她全身洁白无瑕,有些部位的肌肤有些微微的反光,浑圆饱满的玉女双峰暴

露在空气之中,坚挺集中而不下垂,玉女双峰的粉嫩乳晕很小很圆,粉嫩的乳头

娇柔可爱且微微上翘,平坦的小腹之上,那可爱的肚脐空洞招人,包裹着她神秘

阴部的蕾丝边内裤布料很少。

  一转身,原来这是条T- back,跟她玉女双峰一样挺翘浑圆皮肤洁白的

绝美玉臀未能被内裤所包围,修长的玉腿又长又美,膝盖并不像其他女子那样黑

黑的,反而有些许的粉嫩洁白,秀美的玉足迈着轻快地步伐走向浴室。

  从浴室出来的绝美熟妇,擦乾自己绝美的身体,穿上刚才脱下的那件睡裙,

从床边的梳妆台的抽屉里取出一个吹风机,用手拨弄着自己的秀髮,开始将自己

乌黑未染的及腰长发吹乾,之后开始给自己的身子擦乳液,给自己的绝美容颜护

肤、保养,略施粉黛之后,给自己选了一套严肃的OL风格的服装,水蓝色蕾丝

内衣内裤、黑丝袜、白衬衣、黑色一步裙、黑色西装外套、修长玉颈上的丝巾、

尖头高跟皮鞋,一切準备就绪之后,她出卧室的门了。

  「小诚,别忘了晚上的事呀!」只见绝美熟妇呼唤一声,那声音很甜美,如

同少女一般。

  「知道了!晚上七点是吧?」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询问。

  「是的!别忘了!我走了!」绝美熟妇应答着出了门。

  过了一会儿,只见副卧室当中,一个身材高大修长,面容俊秀英武的大男生

躺在自己的床上,这时的他全身几乎赤裸,内裤脱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粗长的阳

具在原本坚硬的状态之下早已软了下来,在自己长满毛的腹部有些许的乳白色粘

稠状液体还落在上面,自己则是粗喘着气,闭上双眼,体会着那激射过后的余韵。

  (妈妈,你真美呀!难道你不知道儿子早已经喜欢上你了吗?!妈妈,我好

痛苦呀!你这么美!这么性感诱人!儿子我快要受够了!可是,我不能呀!因为

……我们是母子呀!!!)

  内心因慾望而产生的愤怒在渐渐的侵蚀着自己的道德底线,刚才他就是看到

自己的妈妈从浴室走出来的保养护肤的情景,自己受不了回到房间打飞机,幻想

着自己母亲的美妙身体,绝世容颜,他渐渐的迷失了。

  这个大男生名叫洛诚,是个大学毕业的23岁的待业青年,说是待业也不是

很準确,他有着自己的一个事业,他在网上开了一家商城,与一些网络商户共同

经营着,他则掌管着所有商户的货款,当商户要进货时,他则将钱在网上银行打

给他们,有分红,有抽成,每个月挣得还不错,比上班好多了。

  一般在处理完一天的工作之余,他就会打开Word,开始了一天的码字生

涯,要问他会写些什么,你一定会想他会写一些玄幻、仙侠修真之类的小说,其

实他是一个网络上最着名的一个色情小说作家,最着名?那只是在色界而已啦!

  他有着很重的恋母情结,原因就是他那美豔无双的妈妈,他妈妈名叫洛爱灵,

年轻的时候曾做过几年的模特,在感觉到自己很累的时候,换了一段时间心情,

转而做了模特的经纪人,之后又在一个资深的娱乐圈的老经纪人的带领之下,开

始接巨星的案子,慢慢的成为了亚洲第一经纪人,其手下有十大巨星,歌谣界、

演艺界、模特界都有着她的影子。

  又因为她的美豔无双,无数的政商界、製片导演界的巨擘都想追求她,可是

她都拒绝了,因为她还有个儿子,这是娱乐圈所不知道的,因为不会有一个狗仔

队会关心经纪人的私生活,所以这是属于她个人的秘密。

  这其实是有一个根本原因的,原因是洛爱灵其实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在自己做模特经纪人之前休息的那段时间,自己一个人出去旅游,遇到了一个男

子,在二人离开之前,他们有过一夜激情,可防範措施没做好,怀了一个孩子,

正是洛诚,那个男子并没有告诉她他的一切就离开了。

  晚上六点半多,开着自己新买的宝马全新7系典雅型,来到了洛爱灵工作的

公司不远处的停车场,等着他的妈妈,不到七点多的时候,洛爱灵出现了,并且

坐在的副驾驶的位置,一进到车里,洛爱灵道:「今天是你生日,去哪吃饭呀?」

  「嗯……圣华小区东面有一家台湾料理不错,去那吧?」洛诚说道。

  「好,走吧!」洛爱灵说着,洛诚就开着车向目的地进发,路上的两人有说

有笑的,全然不知即将到来的危险……

  当车子行驶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迎面到来了一辆载着小型挖掘机的大货

车从右前方快速驶进了洛诚的视线,在这几秒之前,洛诚回了下头,看了一眼后

面,突然,当整个车子行驶到大货车最前面的一条线成平行的时候,大货车就撞

到了宝马车子,猛烈地撞击使得车子右面深深陷了进去,母子两人即使戴着安全

带也免不了猛烈地撞击所产生的伤害。

  事故造成之后,肇事司机很负责任的叫来了救护车,也报了警,母子二人伤

得很重,外面看起来不过是头受伤了,流了很多的血,其实伤的是里面。交警到

来之后,事故判罚之下,是洛诚造成的原因,因为他闯红灯了,肇事司机正常行

驶,只是负次要责任,因为行驶速度过快,只是扣了点分,要求付40% 的医药

费而已。

  警察通过洛爱灵的包包里的一部手机里,打了里面一个最常用的电话号码,

叫来了洛爱灵的朋友,也是她经营的艺人之一,甜美歌姬——凤瑶。于是凤瑶停

下了所有的工作来照顾母子俩,公司在得到这一消息的时候,很是震惊,医院在

得知洛爱灵是名经纪人之后,更加用心治疗。

第二章、梦迴前世(上)

  正在治疗的洛爱灵和洛诚母子处在昏迷当中,由于同时伤到脑部,所以他们

的灵魂此时处在一种极为微妙的状态,都开始做梦了,可神奇的是母子二人同时

做着一个梦……

  清朝末年,华夏局势动荡不安,现有鸦片战争,后有甲午海战,割地赔款如

家常便饭,母子二人梦境的时代背景就是这样的。

  在1885年,江南嘉兴大户人家刘氏,家财万贯,做着药材生意,在不断

的战乱的时代背景下,狠狠的发了一笔横财,刘家有位大公子,名叫刘胜,字凯

之,是为浪蕩公子,整天没事就往青楼风月之地流连,文采也不是很出众,堪堪

就考了个举人。

  「刘公子,您又大驾光临,我这小地方有您这尊神来,使得我这蓬荜生辉呀!」

这时一浓妆豔抹的老鸨向前迎来,谄媚道。

  「看赏!」刘胜向身后的僕从吩咐道。

  一旁的僕从给了银子之后,就说道:「刘公子呀!我这最近来了一位姑娘,

那可是如天仙般的人物呀!不知道您……」

  「怎么个天仙法?我倒是想要见识一下!」刘公子听过之后,觉得很新鲜,

于是说道。

  「那这个……刘公子,您看……」老鸨伸出手搓了搓,难为道。

  「再赏!」刘胜再次向身后的僕从吩咐道。

  「小蕊!将刘公子请到文姑娘闺房去!」接过银子,老鸨就向一旁的丫头吩

咐道。

  「是——刘公子这边请!」丫头就将刘胜领到了文姑娘的闺房。

  「文姑娘,小生刘胜,字凯之,听闻姑娘秀雅高洁,小生特意前来拜访。」

刘胜向门口做了个揖,恭声道。

  「小蕊,是小蕊吧?」门内传出来一声清脆明亮的声音,满是怨气道。

  「是,文姑娘。」小蕊应声道。

  「不是说好了吗?今天本姑娘歇息,不见客。」门内的声音埋怨道。

  「这个……文姑娘,这位刘公子是本府圣灵大药房东家的大公子,不得不见

呀!」小蕊劝道。

  「我说过了!谁都不见,你没听清楚吗?」门内的声音气急败坏了。

  「刘公子,您看……」小蕊为难道。

  「没事儿!明天我还会来的。」刘胜不以为然道。

  (今天不见本公子,明天总可以吧!)

  刘胜想着,就离开了青楼。

  第二天,刘胜来了,点名要见文姑娘,带他过去的依旧是小蕊。

  「文姑娘,刘公子又来了,难道不见见吗?」小蕊问道。

  「今天本姑娘身体不适,望刘公子恕罪!」门内声音依旧说道。

  「小生明日再来拜访,文姑娘保重身体。」说完,刘胜又走了。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来青楼都想要见她呢?)

  第三天,原本的他想不见文姑娘,但是一进大门,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这

次主动到了闺房门口,问候道:「小生刘胜,前来拜见文姑娘!」

  门内没回应,刘胜声音大了点说道:「小生刘胜,前来拜见文姑娘!」

  这时,路过的丫头看到了刘胜,说道:「刘公子,文姑娘出门了,不在。」

  柳生难受的点了点头,黯然的离去。

  当他离开了青楼,独自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手持未开的摺扇,右手拿着敲击

左手时,思绪飞扬,不知道想些什么,总之脑子很混乱。

  当他转过街角,準备去街角不远处的酒肆酩酊大醉的时候,只见到有两个小

混混在纠缠着一身穿白色墨花旗装,手提装有黄纸香烛的篮子,头戴白花的绝美

女子,那女子太美了,温婉妩媚,落落大方,眉眼处不时闪现出一丝丝的动人风

情,身段也很是妖娆,这么美的如若天仙般的女子此时在承受着痛苦折磨,刘胜

见此,大喝道:「住手!鬆开那位姑娘!」

  「你小子谁呀?!敢管我的事?」其中一个混混不屑道。

  「这里不用你管,滚吧!」另一个混混叫嚣道。

  「畜生!」说完,刘胜快速地拉着那位姑娘,飞快了跑了起来,让那两个混

混来不及反应,当反应过来,刘胜拉着那位姑娘早就转了一个弯,消失不见了。

  两人跑到一个巷子里,大喘着气,平复了下心绪,刘胜问道:「姑娘家在何

处?小生能否送姑娘回家。」

  「我家……我家就在前面,今天感谢公子救命之恩,岂可再次劳烦公子,小

女子拜别!」这位姑娘到了个万福之后就离开了。

  (她是谁呢?我怎么没见过?外来的?)

  刘胜心里打了三个问号,晃了晃脑袋,就回家了。

  翌日,刘胜又到了青楼,文姑娘还是不在。他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走着

走着就走到了郊外。

  这时传来一阵阵哭泣之声,四下寻找,在自己前面不远处,有一位背影娇柔

的美丽女子跪在一个坟头前,对这一块木质墓碑在啜泣。

  「爹!孩儿不孝!未能守住爹的家业!可怜媚兰是个苦命的女子!可恨二叔

将家业夺去,还被二叔卖入青楼!女儿的命怎么这么苦呀!」这位姑娘在坟前诉

苦,听得刘胜很是心酸。

  「这个……姑娘请节哀顺变!」刘胜不知怎么的开始劝起这位姑娘。

  这位姑娘转过头看,惊讶道:「是你!刘公子,怎么会来此地?」

  「胡乱步行于此,见到姑娘为父祭拜,深为姑娘的孝心所感动,小生佩服!」

见到这位姑娘是昨天自己救下的那位,回答道。

  「原来如此!那敢问公子大名?」姑娘小心翼翼羞涩的问着。

  「刘胜,字凯之,本府人士。那敢问姑娘芳名?」刘胜回问道。

  「文……文媚兰。」

  「姑娘是在为亡父烧纸吧?小生可否能帮忙?」刘胜问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公子,这里髒,还是请回吧!」文媚兰不好意思道。

  (这位公子真是个好人,昨日救我不说,今日偶遇还这么帮我,爹!是您让

他来帮我的吗?)

  刘胜没有说什么话,在那烧纸,看得一旁的文媚兰很是感动,心里隐隐约约

的泛起了一丝丝奇异的涟漪,很舒服。

  等到烧完纸后,二人一起行走于郊外,刘胜开始问起文媚兰的事:「刚才姑

娘说什么二叔,姑娘的二叔怎么了?」「公子何故提起此人?」文媚兰不依道,

表情很是埋怨。

  「没……没其他意思,就是姑娘为何孤身一人祭拜父亲?」刘胜见问得不对,

马上改换话题。

  「其实,小女子没有埋怨公子的意思,只是……只是说来话长呀!」文媚兰

发觉自己的语气不对。

  「慢慢说!」刘胜道。

  原来,跟刘胜一样,文媚兰也是出自于商贾世家,自己上面有父亲两个叔叔,

均为同父异母,三叔因为考上状元,在外地做官,家里只有自己的父亲和二叔。

自己是由父亲的大夫人所生,母亲由于生自己时大出血,撒手人寰了,一直由二

夫人抚养。二夫人则生了个儿子,很受家里人喜爱,二叔则娶了个彪悍女子。一

切都很美好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阴谋。原来,二夫人与二叔通姦,二夫人有一

天则是毒死了文媚兰的爹,将文媚兰卖到青楼,独夺家产。

  听到这些过后,刘胜说道:「没事的,我帮你报仇。」

  「不用了,刘公子,他是我二叔,我……下不去手!」文媚兰含着泪说道。

  「那你父亲?」刘胜问道。

  「我认命了!」

  「你现在被卖到哪个青楼?」刘胜问道。

  「XXX,怎么了?」文媚兰回答道。

  「原来你就是新来的文姑娘,前几天就是我在找你。」刘胜恍然道。

  「哼!你也是个登徒子,这会子见到了?知足了?」文媚兰娇嗔道,无限风

情直达刘胜心扉。

  「文姑娘,小生冒昧了。」刘胜道。

  于是,这二人便成为了一对,时不时在郊外会面,俗话说日久生情,渐渐地,

这二人都将对方视为了自己生命中最中要的人。

第三章、梦迴前世(下)

  「我不同意!一个青楼妓女想要嫁到我们刘家,我丢不起这人!」某一天,

在刘宅大厅,家主刘万和训斥道。

  「爹!我喜欢她!今生非她不娶!」刘胜坚决道。

  「儿子,乖!给你爹承认下错误,不就行了。别在这受苦了!」刘胜的母亲

劝道。

  「不!我没错!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误!」刘胜顶了一句。

  「你还在这大放厥词,老柴,上家法!」刘万和吩咐管家老柴道。

  「老爷,这个……」老柴也有些心软。

  「还不快去!」刘万和厉声道。

  「是!」老柴走到后堂,取了家法——一根材质上乘的马鞭。

  「啪!啪!啪!」刘万和狠抽了刘胜三下,大声说道:「你要么跟她断绝关

系,我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要么离开这个家!从此天各一方!」

  「老爷,您不能这么做呀!他还不懂事呀!」刘胜的母亲央求道,感觉快要

哭了出来。

  「啪!啪!啪!」刘万和又抽了三下,每抽一下,便气道:「他还不懂事?!

他还不懂事?!都十八了!」

  这时刘胜的母亲护在刘胜身上,让鞭子抽打到自己,可是鞭子不长眼呀!其

中一下抽到了刘胜母亲的脸上,刘胜的母亲捂着伤口,气道:「抽呀!抽死我算

了!你再这样你抽死我得了!」

  「娘!您没事吧?!对不起!娘!是我不好!」刘胜见此赶快道歉。

  「你还是向你爹道歉吧!」刘胜的母亲说道。

  「孽障呀!你这个孽障!给我滚出这个家!」刘万和又内疚又愤怒,内疚的

是打到了自己的妻子,愤怒的是儿子不懂事、不听话,一下子就不理智了。

  于是,刘胜跑出了家。没几天,刘万和气消了,他又提及此事,刘万和刚消

下的怒火又上来了,一顿训斥无法避免。

  就这样胡搅蛮缠的几次之后,刘胜妥协了,但是他真的妥协了么?

  「媚兰,对不起!我不能给你应有的名分,但是我想,我父母会改变心意的,

相信我,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直到他们同意为止,我是不会放

弃的。」刘胜深情地拥抱着文媚兰。

  「凯之,不要与你父母做对好不好?我的家已经没了,我不想你的家也支离

破碎。」文媚兰也劝道。

  「我是不会放弃的!三天后,你在我府上的后门等我。」刘胜说道。

  「你要干嘛?」文媚兰问道。

  「咱们私奔吧!」刘胜说道。

  「那怎么可以!你父母会伤心的。」文媚兰严肃道。

  「好!不私奔!但是三天后的晚上一定要来。」刘胜说道。

  「你到底想干嘛?」文媚兰不解的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三天后的晚上,文媚兰如期而至,刘胜拉着文媚兰来到了刘府后花园假山后

面,抱着文媚兰就是一顿乱吻。

  「你……你要干嘛?」文媚兰气喘如兰的问道。

  「今天晚上我就要了你!」刘胜小声的在文媚兰耳边道。

  「什么?不可以!」虽然说着不行,手也一直推着刘胜,但是自己也是压抑

不了内心的慾望,这种推拒也就做了无用功。

  刘胜开始解起文媚兰的外套钮子,由于是夏天,文媚兰里头只有肚兜,解开

肚兜,便露出了一对美丽的不能再美的玉女双峰,挺翘、浑圆、嫣红、娇柔、白

皙,在月光下泛着奇异的淫靡色彩。

  当刘胜开始舔弄这对玉女双峰的时候,一道不是很晃眼的烛火之光照了过来,

又听见一声斥责之声传来:「孽障!你在做什么?!还不放手!」

  当二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刘万和带着一帮家丁找了过来,看到了刘胜和

文媚兰幽会的一幕,见二人做着苟且之事,刘万和这才火了。

  二人赶快整理衣裳,準备面对未知的惩罚。

  「你就是那个女的吧?」刘万和问着文媚兰。

  「是的,老爷!」文媚兰战战兢兢地回答着。

  「老爷?你有这个资格吗?难怪了,长得很妖媚呀!怪不得将我家胜儿迷得

五迷三道。你很有本事嘛!你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配得上胜儿吗?」刘万和对

文媚兰不屑一顾道。

  「爹!是我不好,不要怪媚兰!」刘胜站了出来。

  「媚兰?叫的挺亲!既然如此,来人!将此女乱棍打死!」刘万和这回真怒

了。

  「是!」一帮嘉定区来棍子,有两个人拉着文媚兰趴下按住,其他的则开始

挥棒击打着文媚兰,刘胜见此,準备要去做肉盾的他,却被其他家丁制住了。

  「住手!住手!爹!爹!我错了!求您不要打媚兰!求您了!媚兰!」刘胜

哭着脸嘶吼的央求着。

  「知道错哪了吗?」刘万和问道,看样子準备给他一个机会。

  「我错了!我错了不应该带她来家里,我错了不应该不带她远走天涯!」刘

胜怒道。

  「加紧了力气打!打累了,明天放你们回家一天。」刘万和鼓励起家丁。

  「爹!不要哇!」刘胜急道。

  「不要什么?」刘万和问道,再给了一次机会。

  「不要打……打媚兰!」刘胜嘶吼的嗓子快要破了。

  「媚兰?还媚兰媚兰的,接着打!」刘万和对于刘胜的称呼很不满。

  「别!别!」刘胜快无语了。

  「以后见不见她了?」

  「不见了!再也不见了!」一听这话,文媚兰伤心了,求生的意志减弱了。

  「真的?」刘万和还不相信。

  「真的?只要她能活,我再也不见了。」刘胜诚恳道。

  「老爷!不好了!那女的死了!」家丁跑过来说道。

  「真晦气!算了,将她扔到西郊的乱葬岗去——胜儿呀!别怪爹心狠,为父

也是要为这个家考虑的。」一看这情况,刘万和也缓和了下来劝刘胜了一句。

  这时候,刘胜表情呆滞,大脑一片空白,因为自己心爱的媚兰死了,他无力

的爬了过去,再次确定了一下是不是真死了,他还是不敢相信,当家丁将文媚兰

的尸体拖走后,他心灰意冷。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一次房门的呆了两个月,一天只是吃了点馒头,也不

说话,也不跟人交流,母亲到是看了他几次,均是摇着头出了房门,满脸愁苦。

  两个月后的一天,在所有人的不在意之下,去了一趟家里的药材库房,偷出

了四五两的砒霜,没人注意之下出了房间,买了点酒,来到了西郊乱葬岗。

  「媚兰,我来了!」刘胜说完,便喝完了混有砒霜的酒,没一会儿就死在了

乱葬岗。

  这时候,梦境来到了一处幽洞,黑黑的,什么也没有。洛爱灵梦到了文媚兰

成为了自己,洛诚则梦到刘胜成为自己,原来这就是这对母子的前世,他们前世

是对相守的恋人,也是情人。

  昏迷了一个月,母子二人渐渐醒来,回想起梦境内的一切,那么真实,又那

么感人,心里头酸酸的,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梦境中的对方,就是此生此世自

己的母亲(儿子)。

  伤癒回家,一切都归于平静,但是二人的心中却有着一丝丝难以言明的感觉,

对于对方的爱更加变幻莫测,也更深了。

  「妈妈,经过这件事之后,我发觉,我更爱你了。」洛诚说道。

  「我也是。」洛爱灵也说道。

  也许是前世梦境,也许是经历了事故之后对于对方更加珍惜,总之,这份爱,

悄然发生着变化,或者说,前世的情缘,此生再续。

第四章、母子间的暧昧第一弹

  从医院出来之后,母子二人的生活渐渐回归正常。洛爱灵就在家休息,公司

没给她安排什么工作,因为自己在娱乐圈的影响力太大了,当洛诚上初中的时候,

一个狗仔队偷拍她和公司老总从某酒店出来之后比较亲密的画面,写成「洛爱灵

当小三?有妇之夫情迷美豔经纪人!!!」用来让洛爱灵身败名裂的证据之一。

  但是没过多久这个狗仔队在权威报纸上发表道歉声明,说自己的做法很可耻,

不应该这么做。于是这条新闻被判定为虚假的,洛爱灵的清白被洗清。

  由于洛爱灵在家休养,对于洛诚来说,这就是一种煎熬——快乐的煎熬,自

己可以天天与美豔的妈妈相处,看到美豔妈妈的一切,对于他一个只谈过一次朦

胧恋爱的他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内心深处的诱惑,也是一种内心深处的刺激。

  再经过一次医院检查,确定什么事都没有,并且没有什么后遗症的前提下,

洛爱灵开始对自己的状态开始恢复,本来没有什么外伤的她(只有一处则是在头

皮),运动、调理身体、护肤、充足的睡眠,两个月后就已经可以工作了。

  某一天,在厨房,洛爱灵在用心的做着晚饭,由于一些业务和事情而出门的

洛诚这时回到了家,看到了一个让他心痒难耐的一幕。

  洛爱灵正在洗着刚摘好的菜,从背影看去,秀丽的长发挽成一个髻露出修长

的后勃颈和可爱的双耳,白皙的皮肤透着淡淡的似有似无的红润,平滑圆润的香

肩,虽然穿的是一件针织衫,但是曲线玲珑的美背和腰肢所呈现的风景,足以让

所有男人想要上前搭讪,从腰肢向下看去,豁然开阔。

  浑圆肥翘的绝美玉臀被一条修身碎花短裙所包裹,裙边直达形状修长、皮肤

白皙的绝美玉腿的腿弯处,秀美小巧的绝美玉足踏在了一双三釐米高的高跟凉拖

上,显得脚踝娇嫩可爱。

  洛诚情不自禁的将手放到自己的跨前,神情早已呆滞的喘着粗气,这时候察

觉到背后有人的洛爱灵突然转身,正好吓了洛诚一个激灵,在一瞬间里洛爱灵正

好眼神对到了洛诚的眼神,看到了里头充满着渴望、失落、不甘心等等等等。

  见到妈妈洛爱灵转身,自己不好意思的恢复「正常」,顾左右而言他道:「

那个…妈,我回来了,我先洗个澡。」说完就要往卫生间走,但是「不专心」的

洛诚偏偏走向了阳台,走了几步之后,意识到自己走错的洛诚,这时才「专心」

的走向卫生间。

  「这孩子!」洛爱灵看到这,无奈的笑了笑,就继续做饭了。

  洛诚进到卫生间,脱光的衣服走进洗浴的区域,自己粗长的男根自达刚才进

家门看到洛爱灵到现在又「肿」又难受,幻想着刚才如果将自己的妈妈裙子、内

裤都扒下来,自己从后面插进妈妈的阴道内,不断的抽插,双手不断地揉捏那绝

美的玉臀。

  想到这,自己不由自主的仰着头、闭上双眼、表情舒爽地开始套弄自己的粗

长男根,没弄几下,就射出了浓浓的精液,感觉好爽!

  晚上,母子二人相继睡下,这时候母子二人又做着同样的梦,他们梦到了自

己则成为了鸳鸯,洛诚则是成了雄性鸳,洛爱灵则是成了雌性鸯。这对鸳鸯好像

青梅竹马般自小就在一起,自小池塘嬉戏,自小一起寻觅食物,自小共同对阵危

险,雨来了则互相遮风挡雨,风来了则互相寻找洞口,总是互相扶持,生死相守。

  可是原本相爱着的这对鸳鸯,遭到了一群人类的骚扰,这些人类都是富家官

宦子弟,都是八九岁的小男孩,他们看到这对鸳鸯,感觉十分好玩,于是这些人

类分为两组,一组抓鸳,另一组抓鸯,抓到之后开始玩弄着这对鸳鸯,原本分开

的这对鸳鸯在哀嚎、在惨叫,可这哀嚎惨叫显得微乎其微,那么的无力。

  其中的一组在这时玩死了鸳,鸯知道后原本想要自杀的,可是却被这伙人类

继续玩弄着,一想到不久便要死去,也就任其玩弄了,死意坚决地鸯不久也死了。

这时候画面进入了刘胜和文媚兰的剧情,这回并不是正常的速度在过剧情,而是

想播放影片快进那样的一闪而过,最后到了今世。

  醒来后的这对母子,都留下了深情的泪水,好像自己是那对鸳鸯的其中一个

似的,这时候这对母子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对方,洛爱灵在想洛诚,洛诚在想洛爱

灵,这时候他们都有了坚定的信念——要彼此相守,相濡以沫。

  一天大早,母子二人在吃早饭。洛爱灵如云的美丽秀髮披在肩上,绝美的脖

颈上戴着一条兼职不菲的珍珠项链,身上穿着果绿色戴着宽装饰腰带修身的连衣

短裙,短短的袖子是荷叶边的,修长的双腿穿着碎花肉色长筒丝袜,绝美的双足

上踏着一双戴着大花的可爱少女系高跟鞋,鞋跟有八釐米的样子,与年龄完全不

符的穿着谁能相信她是年近半百的辣妈?洛诚则是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妈妈,因

为自己的妈妈太美了!

  「那个……诚诚,我要上班去了,今天晚上的饭回来你自己弄,可能很晚才

回来。」洛爱灵说道。

  「今天不去行吗?反正我现在也有了自己的事业,钱也不用愁,最近我準备

把那个网站卖出去,买家说了这个网站之一千万,正好有一家网络公司我想参股。」

洛诚坚定的道。

  「不行呀!这也是我的事业——没想到我的诚诚那么厉害,都要成大老闆啦!」

洛爱灵摸了摸洛诚的头,自豪道。

  「我不是小孩子啦——正好闲着也是闲着,你就去吧!」洛诚无语道。

  「妈妈,你今天真美!穿得像小女生,走出去还以为你是我姐呢!」洛诚夸

讚道。

  「真的吗?没想到我眼光那么好,挑出来这身。」罗爱玲则学着小女生的样

子,双手放在脸颊边,惊讶的表情,可爱的说道。

  (呃……妈妈,你这是……)

  洛城看到这里,眼神呆滞了。

  「你怎么了?用这种眼神看妈妈!」洛爱灵对自己的儿子娇嗔道。

  (妈妈,你……)

  洛诚看到这又呆滞了,双颊泛红。

  「妈妈怎么了?你怎么脸红了?」洛爱灵不解道。

  洛城看到这里,拿了一个包子,就穿鞋出门了。

  (我刚才怎么了?怎么像小女生对自己的男友那样对自己的儿子?洛爱灵!

你要清醒些!)

  等洛诚走后,洛爱灵顿时觉得淩乱了,抖了抖自己的头,轻拍了三下自己的

脑门,转身就离开了位置,收拾了下昨天公司派人送来的资料和近期活动策划,

就锁门离家了。

  晚上七点钟,洛诚来到市里的一家酒吧,这里是他和一些大学兄弟经常聚会

的地方。

  「诚子,在这!」一个身材并不高大的男生半蹲起身挥手招呼着洛城。

  「橙子,我还柚子呢!叫我来什么事儿?」洛诚听到这叫法,不满意了,怎

么大学时的那个噁心的称呼变了个样子就叫了三年,原来大学时期有一位女生迷

上了清宫戏,于是叫洛诚「小诚子」,这就闹了大笑话了,与洛诚关係好的,则

顾忌洛诚的感受,叫了「诚子」。

  「没什么事,你不是说要把你那个网站卖了嘛,我表哥想要,跟你说一下,

这不我把表哥带来了,什么事跟他说吧。我去找妹纸去了!」那个同学说道。

  「这就是表哥吧?」洛诚看到那同学身边的陌生男子,于是问道。

  「这就是我表哥!我先四处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妹纸。」那个同学点了点

头,就离开了。

  于是洛诚与那位表哥开始攀谈起来……